釣魚的樂趣
作者:韓大元  

最早接觸釣魚是在少時。在我家旁邊有一條小河,記得河水清可見底,是我和鄰居小伙伴們一起釣魚的好去處。當時除了半天上學,沒有其他的娛樂活動,釣魚是我們的一種娛樂與消遣。記得有時我們早上五點半就出門,帶著前一晚在泥里挖出的蚯蚓前往河邊,趁著上學之前先“活動一下”。那時沒有像樣的魚竿,就隨手折根竹子,用細鐵絲或者繩子綁成一根一米長的魚竿,系上魚線和鉤,用的倒也順手。河里的魚都是小魚,釣上來的主要喂家里養的雞。當時家里生活并不富裕,養了雞,雞蛋是家里最好的“美食”。所以釣魚對我來說,與其是一種消遣,不如說是想為家里做點貢獻。80年上了大學之后,釣魚的機會自然就少了。在長春,雖然有南湖等湖泊河流,但一則大多禁止釣魚,二則自己的學業繁忙,課余時間踢球,摸魚竿的記憶也就停留在兒時了。

84年到北京讀研究生,87年留校任教之后,開始有機會重拾釣魚的愛好。90年代初,法學院的孔慶云老先生組織了釣魚協會,組織協會成員不定期地外出釣魚,當時的老院長曾憲義教授和周柯、龍翼飛、王新清等幾位教授都參加了釣魚協會,我作為協會成員每次都積極參加釣魚活動。集體釣魚活動一般安排在周末,有時早去晚歸,有時在郊區住一晚,第二天早起釣魚??桌舷壬鲇慵際醺?,漁具也十分專業,會根據釣魚位置、目標魚種等相關因素調整自己的裝備,讓我很羨慕,經常向他請教釣魚技術。常見的情景是,我們幾人并排在河邊,孔老先生那邊接二連三地有魚咬鉤,我們卻空手而歸,而且越是著急越沒有收獲。這時孔老先生便會告誡我們,釣魚需要耐心,要有良好的心態,是急不得的。現在每每想起,我十分懷念當年大家一起釣魚的美好日子。在專注釣魚的過程中,一周工作的疲憊都被拋之腦后,享受那種內心平靜與快樂。有時魚釣多了,我們還會帶回學校,分給學院的一些老師,能把自己的成果讓別人分享,自然是很有成就感的。那時學院的課余活動并不多,釣魚作為一個交流感情的紐帶,起著凝聚人心的作用,拉近了同事之間的關系??桌舷壬ナ樂?,釣魚協會沒再開展活動,后來擔任行政工作,雜事繁忙,釣魚似乎又僅是記憶中的往事了。

2017年7月卸任院長之后,我來到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法學院,做為期兩個多月的訪問教授。印第安納大學位于印第安納州的首府城市印第安納波利斯市。這是一座位于美國東北部的中等城市,安靜而富有內涵,農產品豐富,是宜居的城市。訪學期間,和幾位國內來的訪問學者多有交流。在交流之中,有位教授說,這里釣魚的地方多,他們每周去附近河里釣魚,提議每周去附近釣魚消遣,又喚起了我久違的回憶,并相約于周六上午去。

想到釣魚,很興奮,想起過去釣魚的往事,當天晚上都沒有睡好。周六九點多,朋友開車,我們去了離公寓大概一個半小時路程的釣魚的地方。想要釣魚,自然少不了漁具,在路上我們去了沃爾瑪超市購置釣具。朋友說,在美國釣魚,要先辦許可證,并領我去辦理漁獵證(Fish & Wildlife License),早聽聞美國各個州都有自己的漁獵法,但這次算第一次切身經歷。美國的漁獵法劃分精細復雜,雖沒有河邊專門巡查,但大家都自覺遵守,違者會被處以??鉅約敖溝鲇愕拇Ψ?。在超市就可以辦理許可證,而且程序很簡單,出乎我意料之外。店員先讓我出示了相關證件,讓我填寫相關信息并打印出來就完成了。許可證里除了寫有一些注意事項外,為了防止許可證的盜用和轉讓,其上還標有持證人的身高、體重等等信息,十分嚴謹。辦理完許可證之后,我買了30美元的一套釣具,包括魚竿、魚餌以及魚鉤等。

在美國,釣魚有嚴格的規定,除辦理許可證之外,還有場所、釣具的要求,對釣起的魚大小也有要求。就場所而言,湖泊往往禁止釣魚,只能河里垂釣,而且像季節性水域和相關的?;で諭溝鲇?;就釣具而言,國內的很多常見的做法在美國都是違法的,除了對漁網、魚叉等工具的限制外,有些州對魚竿上單鉤的數量都有嚴格的限制,連國內常見的錨鉤掛魚也同樣禁止,也許美國的魚比起中國的魚,也是多了幾分“魚權”。對于魚種來說,在釣魚的場所旁邊往往有警示牌,對魚種的大小、種類、數量都有限制性標識。視魚種的不同,小于一定長度的魚需要放回河中,且釣魚的數量一般也有上限,可能是為了?;び闃值難有?。而對于一些泛濫的外來魚種,由于其消耗了較多食物,破壞了生態鏈,對本地魚種的生存造成了威脅,因而往往不受限制。除此之外,在美國釣魚之后,可以自己食用,也可以送給朋友,但除非有商業執照,否則絕對不能賣。

釣魚前了解美國的釣魚文化和一些制度,對我來說是獲得了新的知識,從一個層面了解美國的法律制度和釣魚文化。要釣魚首先要熟悉釣具,比其在河中釣魚,我更喜歡在橋下釣魚。因為在河中釣魚,一則需要的魚線更長、技術要求更高,我作為“釣魚愛好者”達不到專業要求;二則白天太陽很毒,河邊沒有遮擋之處,橋下則無此顧慮了。第一次前往,我不熟悉美國釣具,手忙腳亂地裝好魚竿之后幾次都沒有拋對位置,釣魚的過程中也是屢屢受挫,最后險些空手而歸。但第二次之后就便漸入佳境,最多一次甚至收獲了近20條魚(當然,種類和長度都是符合要求的)。在幾次釣魚的過程中,我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似乎又找回了當年那種全身貫注的感覺。對我來說,垂釣的最大樂趣不在于釣上了幾條魚,而在于體驗釣魚過程。拋鉤入水,微風習習,在一片靜謐之中,手上的感覺突然有所變化,魚漂也開始有規律地浮動,雖然無法得知水底發生了什么事,但是興奮、緊張與期待的感覺流遍全身,時機轉瞬即逝,就等著魚漂沉下、拉力傳入手中之時提竿而起了。此后或是收魚入筐,體會收獲帶來的喜悅,又或是手上一輕,僅有個空鉤在眼前搖晃,只得抖擻精神準備再戰,無論哪種,對我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享受。想想,沒有一種“運動”像釣魚那樣,幾個小時只專注一件事,讓腦子得到休息。

有一段小插曲是,有一天我手感極佳,在短短兩個小時內已釣了十幾條魚。旁邊是一家子,先生也是訪問學者?;蛐硎且蛭恢貌緩?,也或許是因為小孩子太鬧,魚總是不咬鉤。小孩童言無忌,忍不住大聲問道“爸爸,旁邊的叔叔為什么能釣到那么多魚,你為什么掉不到呢?”聞者均忍俊不禁。

據說現代人對于釣魚這項運動的追捧,源于人類狩獵的本能。在現代社會里,必須申請許可證且付出不菲的成本來打獵野生動物,釣魚無疑是一種更為大眾化的低成本運動。但于我而言,釣上多少條魚帶來的成就感倒是其次,身處自然之中那愜意、放松的釣魚過程更讓我享受內心平靜,有一種融入大自然的愉悅。現代人的生活是忙碌的,常遇到焦慮、不安和困惑的事情。我以為健康是人生最高境界與哲學,善待自己身體是最大的“政治”,需要選擇適合于自己的鍛煉方式。在工作之余,釣魚無疑是一種釋放壓力、感受自然之美的一種方式,有助于修身養心,在一種無憂、平靜而自然狀態中保持心靜,以達至健康的目的。在與自然的交暉中對人生與生活意義的理解更加深入。無關乎收獲幾何,哪怕只是在河邊站上半天,生活和工作中的壓力仿佛就都煙消云散了。

回國之后,有一次去廣州參加會議,手癢難耐,找到機會又在住處旁邊的湖水過了把釣魚的癮。三個多小時的垂釣中,不但收獲滿滿,更是出現了兩次概率極低的“雙鉤”——即兩個魚竿同時釣到魚,讓我欣喜不已。前幾天去福建平攤、山東青島開會時,在朋友和學生的安排下,有幸到海里釣魚,真正感受到大海的魅力與寬廣的胸懷。雖因海浪大,當了“空軍”,但海釣留下一段難忘的經歷。最近我與當年的幾位老友商議恢復法學院的“釣魚協會”,不定期組織釣魚活動,希望借此圓自己多年來的一個念想。

作者簡介:法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文章來源:《法學家茶座》第49輯“身邊法事“。
發布時間:2019/5/14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
 
赛车北京pk10有官网吗 赚钱游戏棋牌 抢庄牌九特色游戏 棋牌休闲炸金花游戏 扑克赌博三公技巧大全 三公棋牌游戏下载 河北时时玩法 ag动物狂欢怎么压分技巧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牌九至尊下载链接 北京pk手机版 极速时时官方网站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