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憲法室
 

曾親歷兩次修憲的黃宇菲,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新組建憲法室4個月后,首次向媒體揭秘新設“憲法室”的背后故事和運轉狀況。

為推進憲法實施,讓憲法真正從紙面走進現實,去年3月,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更名為“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去年10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又新設憲法室,承擔推動憲法實施、開展憲法解釋、推進合憲性審查、加強憲法監督、配合憲法宣傳等工作。

作為憲法室第一批工作人員之一,黃宇菲告訴南都,憲法室設立的近4個月里已經對多部法律草案進行合憲性研究,為立法提供合憲性支持。

憲法實施和監督被放在了“突出位置”

所謂“憲法的生命在于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于實施”。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要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完善人大專門委員會設置,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維護憲法權威。

南都記者從全國人大常委會獲悉,過去一年,新一屆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將推進憲法實施和監督工作放在了“突出位置”。

備受外界關注的一個動作是:去年3月,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更名為“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這讓幾代人呼吁近40年關于成立憲法專門委員會的愿望終于實現。

3個月后,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于憲法和法律委員會職責問題的決定,明確由其行使原由法律委員會履行的統一審議法律草案等職責,并增加推動憲法實施、開展憲法解釋、推進合憲性審查、加強憲法監督、配合憲法宣傳等工作職責。發揮憲法和法律委員會的職能作用,在統一審議法律案時,加強合憲性審查,確保常委會通過的法律、決定、決議符合憲法規定和憲法精神。

“從法律委員會,到憲法和法律委員會,雖然只增加了‘憲法和’三個字,但凸顯了憲法的最高法律地位?!比舜蟪N岱üの芊ㄊ腋鋇餮性被樸罘聘嫠吣隙?,去年10月,一個新的業務部門——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憲法室也隨后正式成立,黃宇菲成為憲法室第一批工作人員之一。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相關人士也向南都記者透露:過去一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先后三次以座談會、交流會形式組織學習、貫徹實施憲法,每一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都出席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推動憲法學習宣傳和貫徹實施。

新設法工委憲法室,將讓憲法長出“牙齒”

讓黃宇菲印象深刻的是,2004年,他畢業后進入法工委時,恰逢法工委國家法室成立。那一年,恰好也是修憲之年。

時隔14年,在親歷第二次修憲后,他來到了新組建的憲法室。

南都記者從全國人大獲悉,為了服務保障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全國人大憲法法律委履行憲法方面有關職責,經中央編辦批準同意,經過近半年籌備后,法工委憲法室正式成立。

據披露,憲法室的職責是:協助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全國人大憲法法律委推動憲法實施、開展憲法解釋、推進合憲性審查、加強憲法監督、配合憲法宣傳等方面的具體工作,為常委會和憲法法律委履行憲法方面有關職責做好服務保障。同時,憲法室還承擔涉及香港、澳門基本法有關法律問題的研究工作。

在黃宇菲看來,憲法不是也不應成為被束之高閣的文件,而應通過實實在在的實施,讓更多的人了解并維護它,“憲法法律實施,從另一個角度說,就是各級國家工作人員在黨的領導下,按照憲法法律的規定做了憲法法律所要求做的事情。現在有了專門委員會和業務部門的保障,憲法必然會得到更好的貫徹實施?!?o:p>

在上述職能職責中,“推進合憲性審查”尤其受社會各界關心。這意味著,憲法室將通過把關法律法規、規范性文件是否合憲、合法,對發現的違憲違法文件和行為進行糾正,讓憲法真正長出“牙齒”。

成立4個月,已就多部法律草案表述做合憲性研究

憲法室成立后,全國人大常委會所制定的法律、決議,是否合憲,成為憲法室的首要命題。

透過全國人大常委會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就相關法律案向常委會作的報告中,可一窺憲法室的運轉:去年10月,在法院檢察院組織法審議結果報告中,特別增加了一段修訂法院檢察院組織法的程序是否合憲的論述。

“法院檢察院組織法,是1979年由五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通過的。而根據憲法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法律,可以進行部分補充和修改,但是不得同該法律的基本原則相抵觸?!被樸罘聘嫠吣隙?,1979年至今人大常委會只對兩院組織法作過一些小的修改,而此次修訂是結合司法體制改革進行,修改幅度較大、修改內容較多,審議過程中有委員建議:兩院組織法的修訂草案,是由常委會審議通過,還是由代表大會審議通過?

“這直接關系到修法程序是否合憲,我們經過認真研究,認為這次修法沒有改變法院檢察院的性質、地位、職權、基本組織體系、基本活動準則等,修改內容都是屬于補充、完善、調整、優化性質,與兩院組織法基本原則不存在相抵觸的情形。因此,人民法院組織法修訂草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是可行的,符合憲法的有關規定?!被樸罘平檣芩?,這一研究結果也被寫入了審議結果報告。

據了解,憲法室設立后,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法律草案中,就英雄烈士的范圍、兩院組織法和刑事訴訟法修改的通過主體、審判員檢察員與法官檢察官稱謂的關系等憲法問題,做好合憲性審查和合憲性確認工作。

對于外商投資法中有關投資主體“外國的自然人、企業和其他組織”的表述,是否符合憲法第十八條中“外國的企業和其他經濟組織或者個人”的規定進行合憲性研究,為立法工作提供合憲性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憲法室對憲法在中國改革開放進程中所發揮的作用進行了研究,形成了《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憲法發展與憲法實施》報告;還梳理了我國憲法關于民營經濟的規定,形成《建國以來我國憲法關于非公經濟的規定及發展歷程》報告等。

除此之外,結合第五個國家憲法日的有關活動,憲法室還收集整理有關情況形成《我國部分憲法主題教育館和憲法主題公園設立情況》報告。

法工委憲法室有關人員告訴南都:此前,在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的立法過程中,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前身)、常委會法工委也多次在工作中就涉及憲法有關問題進行過研究并作出判斷。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高度重視依憲治國,2018年憲法和法律委員會、法工委憲法室新設后,合憲性審查和研究工作逐漸從“后臺”走向“前臺”、越來越多地呈現在社會公眾面前。

正在研究建立健全合憲性審查機制和程序

我國憲法究竟是如何實施的?當前實施狀況如何?

就此黃宇菲介紹:我國憲法實施的特點是多渠道、多方式、多主體、多層次,是一個持續的發展進程。主導和主流的態勢是,不斷提高憲法實施水平,不斷提高合憲性水平,不斷實現更充分、更完善的憲法實施。

據介紹,憲法實施的一個基本途徑,是加強立法工作、提高立法質量、形成完備的法律規范體系,以此來推動和保障憲法的實施。

通過發展國家各項事業,是推動憲法實施的一種途徑?;樸罘平饈停合芊ㄊ俏夜煞ü婧橢貧忍逑檔淖芤讕?,也是我國各項事業發展的總依據。憲法中明確規定了國家的根本任務、發展道路、奮斗目標和大政方針;國家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和國家各方面事業,在憲法上都有體現、都有要求,“沒有社會主義事業全面的、充分的發展,就談不上憲法的有效實施”。

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也是保證憲法實施的重要途徑。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通過的法律和作出的決定決議,都應確保符合憲法規定、憲法精神。據透露,目前,憲法室正在對有關問題進行研究,以期建立健全合憲性審查的機制和程序。

此外,憲法解釋也是確保憲法的穩定性與適應性相統一的重要方式。 

所謂“憲法解釋”,是指針對抽象、廣泛的憲法規范和條文,通過解釋活動作出客觀的說明,讓憲法規范現實化。在憲法學界看來,憲法解釋不舉,憲法難以有效實施。

南都記者了解到,我國憲法規定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進行憲法解釋,但由于此前沒有建立專門的合憲性機構,憲法解釋的程序、方法等方面也有待明確,全國人大常委會進行憲法解釋的情況并不多見。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憲法學研究會會長韓大元曾撰文指出:82憲法實施以來,實踐中還未進行嚴格意義上的憲法解釋。

值得期待的是,隨著法工委憲法室的組建,憲法解釋機制將被“激活”。據介紹,接下來,憲法室將健全憲法解釋機制,積極回應涉及憲法有關問題的關切。

(作者:劉嫚,程姝雯)

文章來源:《南方都市報》2019年2月18日,AA13時局。
發布時間:2019/2/18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