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中國憲法學青年論壇“部門法的憲法化”在西南大學舉行
 

2018年11月23日至25日,由中國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主辦,《中國法律評論》協辦,西南大學法學院承辦的第二屆“中國憲法學青年論壇”·部門法的憲法化在西南大學法學院38教110室舉行。來自中國人民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吉林大學、武漢大學、山東大學、浙江大學、廈門大學、四川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中央民族大學、中央財經大學、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東南大學、重慶大學、華中科技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南京師范大學、中國政法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西南政法大學、蘇州大學、西南大學、遼寧大學、河海大學、福州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首都醫科大學、深圳大學、廣東財經大學、重慶郵電大學、武漢工程大學、西安理工大學、國家檢察官學院、甘肅政法學院、浙江警官職業學院、河西學院等高校、研究機構,《法學研究》、人大《復印報刊資料》、《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中國法律評論》等期刊媒體的領導、專家學者共100余人參加會議。

西南大學法學院黨委書記張新民教授主持了下午的開幕式,向與會嘉賓介紹了舉辦本次會議的背景情況,并對各位嘉賓百忙之中參加本次會議表示衷心感謝!西南大學黨委副書記潘洵教授、中國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會長韓大元教授、中國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秘書長張翔教授出席開幕式并先后致辭。

潘洵教授首先向出席本屆論壇的各位專家、嘉賓表示熱烈的歡迎、向長期以來關心支持西南大學發展的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謝!第二屆中國憲法學青年論壇放在西南大學舉辦,對學校法學學科的發展和法學人才培養既是肯定也是一種支持。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依法治國已成為國家治理方針,同時憲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權威。在我國法治建設的進程中,諸多部門法的問題日益展現出其憲法性面向。在推進合憲性審查的背景下,部門法議題的憲法化更加成為理論與實踐的熱點,于是就有了此次“部門法的憲法化”主題論壇。希望論壇成為學術交流平臺,使學校法學專業的師生們,還有其他高校單位的專家學者們深度交流,建立更加密切的聯系。希望大家暢所欲言、直抒胸臆進行交流探討,共同普及學術思想。

韓大元教授從“會議”一詞歷史發展的角度談起,談到世界上會議最多的國家、最早在中國和學術有關的憲法會議、中國最長的會議、國際上最早的憲法會議,借以表達會議的價值與目的。認為“憲法學青年論壇”符合我們會議的慣例,它包括四個半天的會議、充分的自由討論,繼承了我們會議的傳統功能。在座的憲法學者和部門法學者都是年輕有為的才俊,我們用兩天的時間來交流思想,這個會議將有很大的可能給大家留下知識火花和學術期許。并鼓勵參會學者一定要對歷史負責,一定要規規矩矩,一定要在寫作自由下追求自己內心世界的學術表達,因為研究成果的科學評價往往是在多年以后。所以,我們今天所做的看起來是沒有用的學術,只要你自己認為是有價值的學術,那么在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后,你的學術成果很可能會得到承認。

張翔教授對第二屆“憲法學青年論壇”做了幾點說明。首先,回顧了第一屆“憲法學青年論壇”?!跋芊ㄑ嗄曷厶場弊源窗煲岳?,得到了大家的鼎力支持,第一屆“憲法學青年論壇”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成功地舉辦,論壇對過去一年中國憲法學界有關國家機構的研究產生了較為明顯的影響。其次,對會議方式進行了再次說明?;嵋櫚奶氐惆ǎ喊胩熘惶致垡黃惱?,一個人報告、五個人評議,提前寫好3000字以上的書面評議意見,充分的自由討論,主題報告、評議、討論實錄結集出版。本屆論壇還創新增加了“晚餐報告”環節。再次,關于本屆論壇的主題,認為憲法與部門法的關系是一種“交互影響”的關系。這個問題的研究,需要憲法學與其他部門法學者攜手共進。最后,用了兩張圖來幽默地表達了憲法學學者的期許,希望部門法學者與我們一起,共同推進中國合憲性法秩序的建設。

本次論壇的第一單元主題為:“部門法的憲法化:以風險社會的憲法調控為視角”

本單元主持人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王廣輝教授、重慶大學法學院陳伯禮教授。主題報告人為山東大學法學院李忠夏教授。評議人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楊登杰副教授、廣東財經大學法學院涂四益副教授、深圳大學法學院葉海波教授、武漢大學法學院伍華軍副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朱學磊博士后。

李忠夏教授的主題報告首先從這篇文章的緣起講起,以風險社會為切入點,主要運用貝克和盧曼的理論對風險社會進行闡釋。而后,從社會溝通的多重偶然性來論述風險社會的產生,運用詼諧的案例來詳細地描述了風險社會的兩大特點:風險的普遍性、風險社會“去界分化”的危險。在詳細描述風險社會法律規制困境的過程中,提出了風險社會下解決問題的憲法思維——風險社會中的憲法調控。并從風險社會是否需要獨特的憲法思維和憲法功能進行了詳細地論證,還基于部門法與憲法關系的演進和風險社會中“基于憲法解釋”必要性的論證,提出了憲法調控風險的制度安排。此外,還圍繞評議人的書面評議意見澄清了一些問題。

在評議環節,5位評議人逐一發表了對李忠夏教授主題報告的評議意見。

楊登杰副教授首先對李忠夏教授的這篇文章進行肯定,繼而認為作者需要把風險社會與部門法憲法化的關系以及什么風險交代清楚。同時對文章中交代的社會系統之外的生活世界建構與憲法學語句體系的轉變又不完全支持,最后表達了對文章中關于社會系統論運用到法學領域的一些個人見解。

涂四益副教授認為,在我們國家談風險社會存在一定的適宜性問題,李忠夏教授提出的應對風險社會的方法不太恰當且說理不夠充分,還認為文章對憲法的調控沒有講清楚。

葉海波教授認為,李忠夏教授在盧曼社會學理論的基礎上更進一步提出構建一個系統社會的理論,可能走向的是一個“萬丈深淵”,盧曼的理論是一種社會理論,但不是唯一的社會理論。文章以盧曼的社會理論來構建一套憲法理論可能會產生很多問題,通過憲法維護—也是固化—社會子系統結構界分的這種秩序,因而也是構建一種社會秩序,阻礙社會秩序的自我演化,必然通過憲法的管道將國家權力之手導入社會,這或許有向國家主義致敬的嫌疑。

伍華軍副教授認為,究竟是世界觀的重構還是方法論的嬗變,李忠夏教授對公私領域融合的分析略顯不足。此外,文章應用三階觀察理論探討部門法的憲法化還是憲法功能的多元化,風險何以產生以及風險調控的限度與可能皆較為單薄。

朱學磊博士后認為,個體風險向社會風險轉移的趨勢在文章中沒有交代清楚。文章需要就個體和系統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關系,我們究竟應該怎樣解讀政治系統、法律系統和憲法系統之間關系,如果政治本身進入了憲法我們該怎樣去解決或解釋等問題作更進一步的回應。

在自由討論環節,共有11位發言人表達了自己的觀點,李忠夏教授就提出的一些問題進行了回應。

遼寧大學法學院王秀哲教授針對李忠夏教授所論之社會系統的功能分化,從風險社會理念角度提出了一點質疑,即部門法憲法化能控制風險的正當性究竟是什么?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王旭教授認為,任何一個學說的功能都不是整全的,都有內在局限。更重要的是它們存續于國外社會,不會為了中國問題而生,為了中國問題而死。建議李忠夏教授不如專門寫幾篇研究盧曼理論問題的文章,不是僅僅只拿盧曼去分析問題。此外,還列舉了三個例子來回應風險社會與憲法理論的關系。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政法學院馬嶺教授認為,在風險社會到來后,沒有看到憲法有什么樣的變化。從國內社會到風險社會,憲法發生了什么變化呢?原來的部門法問題變成了憲法問題?還是原來的憲法問題變成了部門法問題?

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馬劍銀副教授認為,批判、討論的憲法變遷三個時期實際上是沒有邏輯的,在使用盧曼社會系統論時,盧曼的社會系統理論和部門法憲法化兩者是存在差異的;沒有人解釋盧曼的社會系統論。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張翔教授認為,關于憲法與部門法的關系,其實在學理上是有相關研究的,既然存在既有理論來處理憲法與部門法之間的關系,則是否有必要引入新理論來探討這個問題?為什么要引入?引入后與原來理論的解決范式有什么不同?這個理論的引進對于具體的爭議問題、具體的規范命題究竟能發揮什么作用?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馮威講師對李忠夏教授的研究提出了一些內在批判,認為是否可以有自成一體獨立人格的人存在于系統之中?系統論到底給我們帶來了什么?

清華大學法學院勞東燕教授認為,如果想使用盧曼的社會系統論,又想保持傳統理論的位階理論,兩者間究竟該如何平衡?

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蔣紅珍副教授認為,風險在比較確定領域的時候,邊界比較確定時,這個邊界究竟在哪里?過度禁止和不足的禁止,剛好跟后天要評議的陳征教授論文很不一致,且李忠夏教授文章所涉部分沒有引注,則其來源和前提究竟是什么?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鄭海平講師認為,盧曼的社會系統理論與部門法的憲法化有什么樣的聯系?有無必要引進新理論?系統論與合憲性解釋是否有關系?李忠夏教授就系統論的解釋提出了基于憲法的解釋和合憲性解釋,后者是相對消極的,前者是積極的。就此命題,究竟有沒必要區分或者能否區分?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朱虎副教授認為,在時代命題的分析過程中,如何將功能與情感對應?非常不理解文章對比例原則的適用,這里將比例原則運用于法律原則與政治原則的系統中。如何把法律原則等同化,潛意識中即將政策變為了強制化,法律變成了自治化。那么“?;丶銥純礎閉庵殖夾凸娣渡瓚ǜ迷躚斫??文章所涉民法例子不精準,方向感不錯,但憲法如何深入到系統中去是個問題。

重慶大學法學院翟翌研究員認為,做風險規制是行政法研究的重要命題。行政活動分為判斷部分和裁量部分,對于高風險是判斷語境,裁量原則不審查、例外審查,有沒有更好的辦法?憲法調控到底是通過行政法來調控還是直接根據憲法來調控?

在主持人總結環節,王廣輝教授肯定了這次會議的內容主題,認為它推動了憲法學的研究。并認為,風險社會溝通的多重偶然性不是在工業社會才出現,對于未來的未知性、期待性是在人類社會出現時就存在的,只是在工業社會開始表現得的更明顯了。李忠夏教授的文章對風險社會的分析有泛化之嫌,風險根源于人行為的不確定性,能否建立相應的標準,是憲法學界必須面臨的前提性問題。是否有憲法萬能論的觀點?法律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持懷疑態度,社會對憲法的認同程度,從這個角度來思考憲法問題。對比西方法律體系的不同,面臨的問題也不同。強調國家公權力對社會發展的關系,為能否解決當下所面臨的問題,提供了更大的發展空間。憲法解釋與合憲性解釋,角度不同,二者相互依存。憲法本身屬于法律系統的一部分,憲法效力高于普通法律,但不能把憲法排除在法律系統之外。

陳伯禮教授同樣表達了對這個話題的興趣,并提出了對新一代學者的贊揚與鼓勵。并認為,李忠夏教授的報告把部門法的憲法化上升到了形而上的哲學層面,是非常有特點的。文章寫的非常系統化與邏輯化,但是系統如何耦合?在社會中子系統的耦合非常重要,如果耦合不好,也有風險。以及如何將部門法的憲法化運用到實踐中,怎樣現實化?

本次論壇的第二單元主題為:“功能主義刑法體系的構建與合憲性控制”

本單元主持人為武漢大學法學院秦前紅教授、《中國法律評論》易明群副主編。主題報告人為清華大學法學院勞東燕教授。評議人為:清華大學法學院程潔副教授、《法學研究》李強編輯、東南大學法學院劉練軍教授、華中科技大學法學院秦小建教授、西南大學法學院郝川教授。

勞東燕教授的主題報告首先提出,“在風險社會的背景下,立足于中國法治的現實語境,我們需要一種怎樣的刑法體系?”她認為,需要從社會結構變遷以及刑法體系自主性、回應性這兩個維度來建構刑法體系。在兼顧社會理論之法的外部視角下,有必要立足于目的理性將刑事政策的目的性納入刑法體系,從而推進刑法體系向功能主義方向發展。在方法論上,認為在刑事政策與刑法體系關系的處理上可采用融合模式,并借助目的管道,使刑事政策進入刑法體系之內。主張將刑事政策的目的性設定與法教義學的構建相融合,構建二元性的規制框架,并通過刑法教義學的內部控制與合憲性的外部控制,以實現對功能主義刑法體系的正當性控制。

在評議環節,5位評議人逐一發表了對勞東燕教授主題報告的評議意見。

程潔副教授認為,討論中國刑事政策和刑法體系之間的關系需要關注中國國情。典型說法是中國的刑事政策是刑法的靈魂與核心,刑法是刑事政策的定型化。此點往往與刑事政策在刑法體系中無處不在又居無定所的現實處境相矛盾。進而指出,中國刑事政策與刑法法律體系之間的問題核心并不是割裂與融合,而是不確定性的問題。

李強編輯首先提出綜合雜糅知識資源在考量其理論出發點的基礎問題后,存在是否能融貫一致的疑問。刑事政策與刑法教義學的關系所涉割裂模式與融合模式并不是現實歷史中存在的,可能是一種較為極端的理論論證。

劉練軍教授認為,中國的刑法是帶有明顯的國家價值主義傾向,因此引用西方理論資源的時候一定要關注中國現實的文本。中國憲法的價值和價值取向上有它的特殊性,故而刑法學者在討論合憲性命題的時候一定要正視其存在。

秦小建教授認為,如果把刑事政策類型用經驗進行區分的話,那么在整個政治系統當中,整個刑事政策可能就基于欲望性考慮的目的被留下來。罪行法定到罪責的限定程序,從刑法修改的民主機制到合憲性控制,從刑法適用的合憲性解釋到刑法裁判的合憲性判斷,基本上都滲透著基本權利的輻射和比例原則的控制。在這一具體過程當中,刑法相關目的應當是被憲法化的。

郝川教授認為,不是因為風險社會來臨,我們就需要功能主義刑法,而是因為我們立足理論,對功能主義刑法觀考慮的過少。并指出如果刑事政策就是目的,則我們沒有必要在刑法之外再談刑事政策,因為我們刑法中就有目的。

在自由討論環節,共有5位發言人表達了自己的觀點,勞東燕教授就提出的一些問題進行了回應。

山東大學法學院李忠夏教授認為,在刑法中啟動憲法有進行合憲性審查和把憲法的價值融入到刑法體系中這兩種方式。如果通過刑法的法益以及刑事政策能夠使憲法價值融入刑法體系之中,為什么一定要上升到憲法?為什么不用刑法自身的體系去解決這個問題?

勞東燕教授認為,傳統刑法處罰范圍的控制,一直沿用法益原則。國家對犯罪群體的刑罰不能等同于國家違反了憲法,而是由于國家在風險社會的背景下為了?;す袢ɡ氖迪?。如果單純的用法益理論,是無法對刑法處罰范圍進行控制,其需要憲法的多元價值予以支撐。

中國人民大學張翔教授認為,法益理論剛產生時是為了擴張刑罰權的,而不是控制刑罰權。但是在現實制度這個背景之下,把法益和基本權利連接起來其實就法益理論本身即為一種反思。憲法中的基本權利首先是防御權,國家只能為了?;せ救ɡ瓚ㄒ桓魴譚H?,同時設定刑罰本身還有可能是侵犯基本權利的。在這兩個層面都可能對刑法構成控制。
勞東燕教授認為,法益是一個去罪化的工具。在當前的語境下,法益有入罪化、擴張適用的嫌疑,應當重新考慮刑法體系的控制問題。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政法學院馬嶺教授認為,以勞教授說的聚眾淫亂罪為例,提出刑法上適用的憲法性解釋,是不是也都可以采取限縮性的解釋?并認為合憲性解釋是法律解釋,而不是憲法解釋。合憲性解釋是在法律解釋和憲法解釋的邊緣上,從性質上來看,它應該是一個憲法問題而不是法律問題,因為它解釋的是法律而不是憲法。

勞東燕教授以緊急避險的正當化為例,指出緊急避險需要加上手段適當性原則。而手段適當性原則應來源自憲法的行為指引。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鄭海平講師以刑法上的誹謗罪為例,談到合憲性控制問題。他認為較之現行條件下比較困難的合憲性審查,可不可以通過合憲性解釋對諸如誹謗罪、非法經營罪等罪名進行合憲性控制。并認為程潔副教授評議所談到的“法院沒有解釋法律的權利”有失偏頗。

勞東燕教授回應道,合憲性解釋大有可為之處,但是不建議用“情節嚴重”進行限制,而應該從構成要件方面進行突破。

程潔副教授談到凱爾森認為法官判案過程亦是造法過程,故而法官的解釋權是一種實質解釋權。并指出現實主義法認為,福利是一個目的,利益分配是一個目的。比如德沃金或者自然法學派認為道德、原則或者權利是它的目標,權利和利益是它不同的兩個目標。形式主義的法是在規范層面自洽,現實主義的法實在制度層面自洽,那么中國現在最缺乏的即是自洽體系。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王鍇教授認為,德沃金的三分法(規則、原則、政策)是針對制定法,一定程度上說明政策是其界定的法律規范的一種。同時在當下,法律越來越能夠體現政策,如果法教義學不去討論刑事政策其實也是一種問題。并指出,當政策和原則發生沖突的時候,是不是一定要服從原則?

勞東燕教授回應道,將政策放在法教義學之外處理,其實是基于政治不能決定影響立法,否則會產生結構性耦合問題的考量。同時政策與原則發生碰撞,如何選擇其實一定程度上取決于國家是否將公民的基本權利當做工具來使用。

在主持人總結環節,秦前紅教授以《射雕英雄傳》的黃蓉作比,指出勞東燕教授在接受評議時保持了良好的分寸,確實是有學者的風范,表現出了一位優秀學者良好的耐受力。這是她第二次來到我們這個憲法的方陣,為什么她有這個勇氣呢?第一,她自己有實力。第二,她知道在這個憲法學界,對于男性,不管批評與不批評基本上都長本事。既有像程潔老師這樣的女性評議人之隱忍表達,也有像其他評議人老師一樣直接一把把“匕首”刺向她。非常感謝勞東燕教授,感謝我們還有精彩的點評人、提問人,也感謝我們的聽者!
易明群副主編認為勞東燕教授的文章關于刑法功能主義的構建給大家上了生動的一課,但后面因為時間所限,沒有對合憲性控制展開深入的探討。各位評議人就合憲性控制這一部分的意見也略顯單薄。這個論壇是一個開放性論壇,也希望各位西南大學的同學們能夠積極提問。

本次論壇的第三單元主題為:“憲法與民法的關系:基礎、爭議與構建”

本單元主持人為吉林大學法學院姚建宗教授、人大《復印報刊資料》法政編輯部王春磊主任。主題報告人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王鍇教授。評議人為:吉林大學法學院李海平教授、華東師范大學法學院紀海龍教授、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朱虎副教授、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馬劍銀副教授、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楊小敏副教授。

王鍇教授的主題報告首先認為憲法與民法的關系是憲法與部門法關系中最富爭議的,原因可能在于憲法與民法分屬公法與私法所帶來的形式上的“不可通約性”,憲法與民法關系的癥結在于“憲法是公法”與“憲法是最高法”兩個命題之間的協調。繼而主要闡述了憲法優位與私法自治的基本屬性,這種屬性決定了憲法在調整民事關系上不會發揮主要的作用。在對基本權利作為客觀價值秩序與基本權利的輻射效力的闡述主要是講憲法如何對民法發揮作用,發揮作用的方式是什么?在體系化與法秩序的統一部分主要是描繪一個未來的、憲法與民法正常關系下,應該是怎樣的圖景?認為體系化要求內部價值的融貫性,這為價值的憲法化提供了一個理由,因為只有把價值憲法或者說把根本的價值憲法化以后,它才能保證價值不會相對化,此外法秩序的憲法化要給部門法的形成留下一定的空間。此外,還對“憲法是母法抑或民法是母法?”、“民法是否要寫‘根據憲法,制定本法’?”進行了詳細的論證,并嘗試厘清憲法要對民法發揮作用的三個主要面向。最后以“婆媳關系”來比喻憲法和民法的關系,認為民法要尊重憲法,憲法不能過度介入民法和市民社會。同時也表達了對“民法的憲法化”與“憲法的民法化”兩種表述的反對。

在評議環節,5位評議人逐一發表了對王鍇教授主題報告的評議意見。

李海平教授認為,王鍇教授文章的主要特點在于提供了探討憲法和民法關系的邏輯起點,即如何協調憲法既是公法又是最高法之間兩個命題之間的關系。但是不理解文章的理論邏輯到底是客觀價值秩序理論,還是國家?;ひ邐裱?。并認為文章對客觀價值秩序理論的抽象化幅度過大,且對于憲法介入民法的框架秩序理論沒有進行界限劃定。此外,認為王鍇教授的“憲法和民法都是母法”觀點是沒有意義的。對法律的解釋要立足文本,應融合美國憲法介入前提理論和德國的客觀價值秩序理論。

紀海龍教授認為,王鍇教授文章沒有貫穿的主線。并認為只有對憲法進行實質內容上的理解時,才有可能討論基本權利第三人效力的邏輯可能?;貢澩锪碩醞躪墻淌凇盎救ɡ饕喬肭筧?,是私主體針對國家的一種請求權”這一表述的質疑,以及對國家?;ひ邐袼檔姆炊?。

朱虎副教授認為,王鍇教授文章存在“太長、太少、太淺、太深”這四個方面問題。其一,7萬多字的文章只是指出了眾所周知的道理。其二,忽視了民法的多元組成和憲法的多元組成,在民法的私法自治上當然具有基礎性,但是并非絕對性。它需要在憲法具有的價值之王里邊尋求私法自治和憲法其他價值的平衡問題。其三,應把民法的規則納入到研究視野之中,把對憲法的考量滲入到每個細節里面,這才是憲法的民法化。其四,王鍇教授對自己之前的研究執念太深,試圖形成一個大的框架從而取得大的利益,但要求很多情況都考慮這么一種研究是最難的。

馬劍銀副教授認為,王鍇教授文章的結構邏輯關系不暢、主題不夠聚焦,文章三個結構之間的邏輯論證過多使用德國理論,從而削弱了文章的論證力度。并認為王鍇教授將民法與憲法之間的關系問題置換為憲法內部問題,但仍未解決部門法之間的關系問題。此外,還對評議人李海平教授的古代憲法是不是憲法的觀點也進行了批評。

楊小敏副教授認為,王鍇教授文章對基本權利作為客觀價值秩序基本權利的輻射效力理論的詳盡考證具有極大的參考價值。同時認為如何以對中國現行憲法負責的面向,有選擇的、謹慎的借鑒德國的公法理論,來探討中國語境下的憲法和民法的關系的理論建構是一個關鍵點和難點。

在自由討論環節,共有9位發言人表達了自己的觀點,王鍇教授就提出的一些問題進行了回應。

蘇州大學王健法學院程雪陽副教授認為,在法學研究中使用比喻句是不合適的,容易造成邏輯混亂?;谷銜芊ê兔穹ü叵瞪系睦?、現在的法律規范體系以及實踐三個層次不可隨意變換使用。并對王鍇教授文章缺少對基本權利的客觀面向和制度構建保障的論證進行了批評,認為其對憲法第九條、第十條的解釋并不清晰,未能明確區分基本制度保障與基本權利。

王鍇教授回應道,確實發現了文中比喻句的使用不當,同時也贊同對憲法與民法關系研究中的三個面向,但認為通過憲法第九條與第十條并不能解釋出來“國家所有權”這一概念。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馮威講師認為,王鍇教授文章的“憲法應然優位,民法實然優位”的表述讓人費解。通常意義上更多表述的是效力優位與適用優位,憲法在效力等級上是優位于民法的,而在民事關系的適用上則可能不能貿然優先適用憲法。并認為民法在適用上的優位除了替代原則外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發達的民法教義學,還對王鍇教授文章中民事立法的憲法框架圖和國家-私主體-私主體之間的三角關系圖提出了布局上的質疑。

王鍇教授回應道,對于民事立法的憲法框架圖,實際上是對所有的立法都適用的,對每個部門法在進行合憲性審查的時候,僅恣意禁止可能具有普適性。此外仍存在一個比較麻煩的問題就是社會權在民法中如何體現?對于國家-私主體-私主體之間的三角關系圖存在的問題,同意馮老師的意見。此圖沒有談憲法和民法的關系,就國家介入民事關系而言,民法和憲法來說都有它可以介入的方式,只不過在順序上來說有一個先后順序。

西南大學法學院碩士生陳祥認為,王鍇教授文章可能存在邏輯顛倒的問題,不同意報告中提到的“憲法約束立法,所以憲法是最高法”的說法,實際上應為“憲法是最高法,所以憲法約束立法”。此外表達了對王鍇教授“憲法和民法的關系是部門法問題”的不同看法,認為應屬于法理學的問題。并認為私法自治并不是一個絕對化的概念,公法也并不是特別強勢的,這是一個度的問題。對于眾多學者大量引用德國理論這一現象,認為法學引用不應該為了引用而引用,而是應該建立在中國實際問題歷史的基礎上,把西方的理論,比如說法哲學和社會學的理論把它融入到自己的思想之中,然后關聯進自己的內在論證體系。

王鍇教授回應道,引用德國理論是從清末開始的,這已成為中國法律的傳統,我國現在的眾多法律體系、概念都是建立在德國法的基礎之上的。

山東大學法學院李忠夏教授回應陳祥道,引用德國的理論的主要原因在于,一是大多引用德國理論的學者對德國理論最為熟悉與了解;二是從我國國情出發,深層次的原因在于我國正面臨的問題是西方國家已經遇到過的問題,西方的某些理論是具有普適性價值的,因此運用比較研究法還是具有意義。同時也提出在借鑒國外經驗時,不僅要警惕留學國別主義,還要警惕完全拋棄任何借鑒比較的想法,完全依靠本土化。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王旭教授認為,王鍇教授文章問題較多,主要談對民事行為與民事立法行為的區分問題,認為王鍇教授以立法權為核心講民事法律行為與民事立法行為抓住了要害?;谷銜裉焯致勖穹ê拖芊ǖ墓叵擋灰詿持欣刺致?,因為當下法治的圖像已經是一個拼圖式的結構而不是一個整圖式的結構。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楊登杰副教授認為,關于基本權利的第三者效力中的直接效力與間接效力問題,同意王鍇教授的間接效力說,從法益?;さ慕嵌瘸齜⒌幕?,直接效力和間接效力沒有區別,但其他角度產生的區別可能會間接的去影響實質角度的區別。此外,關于法益衡量問題,分享了一件憲法法院判決的部分內容供參考。法益衡量的時候要考慮憲法的精神,并不意味著民事法官必須要用憲法,只要體現了憲法的精神就行,并不一定要用憲法,這才是直接效力和間接效力的區別。

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馬劍銀副教授反對領域法的提法,認為這是對部門法的誤解。部門法在我們現在的法律體系當中,它并不僅僅是一個法律體系,它更像是盧曼所說的社會系統之間的關系。像這樣一種思想方式,而不是系統論本身,也就是說現代主權國家之下的這樣一種法,它有內在的融貫性。但是各個部門法有它自身獨特的思維方式和方法論,這些獨特的思維方式和方法論各自構成在整個法律體系當中位置的相互互動。

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趙真副教授認為,王鍇教授文章中提出的解決“憲法既是公法又是最高法”兩個命題之間關系的個別規范方式是有問題的,實際上應運用的是個別規范背后的破壞性效力?;固傅澆餼穌馕侍庖部梢醞ü芊ㄓ盼徽庖煥砟?,同時提出在法律的三個層級(憲法、制定法或普遍的法律規范與個別規范)中,是不是個別規范只能處于第三層級?比如在第二個層級有沒有可能出現個別規范?

王鍇教授回應道,個別規范與國家法在本質上是沒有太大差異,因為國家行使立法權實際上也是人民主權的一種方式,國家權力根本上還是來自于人民。在某種程度上個別規范認為私人就是立法者,那這就是直接民主的一種體現,那么國家行使立法權就是間接民主的體現。但從主權這個角度,最終也都來源于人民,所以這兩個實際上是等同的,它們的這個理論基礎應是相同的。第二個層級有沒有個別規范,因為在這里只是轉述了這個二分的觀點,不知道這個轉述是不是正確,也不清楚你的想法,至少在所轉述的層面上是沒有的。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碩士生劉子豪首先從《拍賣法》與《憲法》的關系質疑了王鍇教授的框架秩序理論。并對王鍇教授的“從國家所有推不出國家所有權”觀點表示了質疑,認為民法中對憲法規定的自然資源國家所有這一條款的具體化,賦予了國家對自然資源具有所有權,能否如此理解?此外,將框架秩序理論推到了所有的部門法理論中,說立法是憲法的具體化,那是不是說刑法以及國家機構組織法都是憲法的具體化?

王鍇教授回應道,首先澄清框架秩序理論最早是凱爾森提出的,博肯福德最早運用于憲法研究。對于框架秩序具體化,在德國的理論中確實呈現出對立的兩種理論,但在文章中認為在我們國家這不是對立的理論。因為從整體上來講,這兩個理論是相反的。但是從個別的憲法條文來講,認為有些條文體現了具體化的功能,比如憲法中對立法有明確授權的條文。但是有些條文是體現了框架秩序的,是設定有邊界的,所以從具體的憲法條文來看,這兩者是可以相容的。在文章中也解釋了國家所有為何推不出國家所有權,主要兩個目的就是為了?;ぬ囟ㄈ說睦?,但問題在于國家所有的財產不是國家的私的利益,更多是公共利益。

在主持人總結環節,王春磊主任認為王鍇教授文章主題實際上是一個非常重大、宏觀的主題,尤其在民法典制定的過程中。其實際上談到了憲法和民法的關系,在這方面展示了一個爭議,展現了憲法學界與民法學界在這一問題上話語權的爭奪。并試圖進行話語的溝通,來進行理論上的定紛止爭,理順這種“公婆”關系。

姚建宗教授認為,基本權利無論是直接效力還是間接效力都是有一定爭議的,尤其在我們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已經建立起來的基礎上,那么我們法院在憲法的適用上能否直接適用,違憲審查和合法性審查的區分上可能還是有一個導向性的作用的。所以我覺得紀老師提出的這幾個疑問和王老師的報告有好多交叉,和互補補充的作用。至于民法能否純粹化?能否悄悄實現憲法目的?事實上,民法不僅實現了一些憲法目的,還想向其他部門法系侵蝕。部門法在憲法和公法之間無論是歷史上還是現實期待上是無法完全切割開來,部門法在某些程度上也想對社會起作用,是部門法對憲法一種期待,憲法是想部門法是否想從這里面分杯羹,實際上是話語權之爭。總體而言,王鍇教授論文存在一些邏輯層面的矛盾,想解決一個現實性的問題:憲法與民法之間的關系問題,王鍇老師的文章是想建立關于這一問題的一般理論,但這是很難的。這篇文章有一定的問題,邏輯不在考慮范圍之內這就導致作者只想告訴讀者一個結論。再者就是有意忽略了中國的語境。其實剛才眾多老師也講了,憲法與民法、以及其他眾多部門法的關系在實證法的框架之下是十分明確的,尤其是現代社會中的一些基本理念都已經解決了,不存在什么問題。真正存在問題的是民法需不需要寫“根據憲法,制定本法”。民法學者認為不需要寫是很有道理的。因此看待這一問題時一定要考慮歷史、邏輯以及語境問題。

本次論壇的晚餐報告單元由西南大學法學院院長張步文教授主持。兩位報告人分別是北京大學法學院閻天助理教授,報告主題為《重思中國勞動憲法的興起》;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劉志鑫博士后,報告主題為《憲法上納稅義務與勞動義務的兩次沖突》。

閻天助理教授的報告以一部電影為楔子,引出在憲法上的婦女是勞動者與母親雙重身份的競合,對此要加以協調而非消滅婦女身份的二重性。其首先介紹了勞動憲法的三種形態,并分別闡述了三種形態的地位。認為第一種形態接近普世且當前研究很多,第三種形態缺乏解釋學意義,第二種具有中國特色且研究較少而最有價值。繼而介紹了勞動憲法的五大價值,認為勞動在憲法上之所以重要,即在于勞動服務于憲法的五大重要價值目標。此外,還以“興而未起”來定位中國的勞動憲法,認為中國勞動憲法的興起可通過釋法、立法、釋憲的路徑而達致。

劉志鑫博士后的報告首先探討了是不是可以充分利用教義學的方法來解釋一下中國現行憲法的納稅義務。接下來認為稅法與憲法共命運,當稅法面臨三大挑戰,憲法能做些什么?憲法第56條固然非常重要,但除了作為稅收法定憲法基礎外,無其他實質性作用。其研究方法是原則理論,只有在與勞動義務的兩次沖突當中,看似簡單的納稅義務才會顯露出豐富的內涵和中國特色。當下稅法領域架構較為紊亂。加之各界特別強調稅法應當發揮經濟調控和社會領導的功能,更導致從單行稅法到整個稅法趨于碎片化。此外,詳細闡釋了納稅義務和勞動義務的兩次沖突,論述了兩類義務之間的差異及相應意義,并提出了解決沖突的三種方式。

本次論壇的第四單元主題為:“部門法?;せ救ɡ邐竦摹蛔闃埂頡?/span>

本單元主持人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政法學院馬嶺教授、廈門大學法學院王建學教授。主題報告人為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陳征教授。評議人為:西南政法大學行政法學院張震教授、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蔣紅珍副教授、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劉權副教授、西南大學法學院馬濤副教授、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馮威講師。

陳征教授的主題報告首先指出憲法通過“禁止”和“要求”給立法者劃定了一個框架,作為憲法提出的“要求”,?;ひ邐竦降滓蠊以諍沃殖潭壬獻魑??就不足之禁止原則獨立存在的意義而言,分別對學界否定該原則的三類觀點進行了回應,確立了該原則獨立存在的意義。并認為不足之禁止原則與比例原則并不具有對稱性,進而對不足之禁止原則的審查標準和審查強度進行建構。此外,還認為在適用不足之禁止原則時,應依據審查內容性質的不同來區分審查強度。該原則作為憲法的一項重要原則,適用于很多部門法領域,在促進社會均衡發展、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等方面可以發揮重要作用。

在評議環節,5位評議人逐一發表了對陳征教授主題報告的評議意見。

張震教授認為,“不足之禁止”這個提法很好,部門法?;ふ飧鑾腥氳鬩埠芎?,但是文章的問題意識不夠強烈。該原則在部門法中的適用,與前面的大段理論論述相比,在結構上有些失衡,有點頭重腳輕。并認為文章中多處觀點的表述,并非有力或者清楚地表達了作者的真實想法。此外,文章的多處語句表達還不夠清楚流暢,前后文不太一致。有關原則建構的諸多具體討論,若使用表格化的文字表述可能既能更加直接地顯示作者的思路,也可以避免讀者形成此部分文字過繞的感覺。

蔣紅珍副教授認為,陳征教授文章在研究話題和領域里面的逐步限縮,是對讀者最大的尊重。文章的題目將權利義務放在一起,而文章實際上講的是部門法的義務,這個義務針對的是權利?;さ牟蛔?,則建議將題目修改為“?;ひ邐裰蛔憬乖頡被蛘摺盎救ɡ;ぶ蛔憬乖頡?。并認為這篇文章的優勢在于破除了對比例原則中的若干子原則進行概念的轉換,建構一個新的標準,叫期待可能性,這點很了不起。

劉權副教授認為,陳征教授文章試圖構建一個獨立的不足之禁止原則,該文章寫得很大氣。但文章在研究視角上存在一定缺陷,并沒有完全從對基本權利的積極實現角度,即沒有從不存在權利侵害的角度,例如對參與權、知情權、發展權等權利的主動促進,來探討“不足之禁止”原則。此外,高度贊同不足之禁止原則的內容,但是其有沒有必要成為一個獨立的原則,持有保留的態度。并指出通過解釋比例原則完全可以達到不足之禁止這樣的效果,所以沒有必要把該原則單獨建構出來。

馬濤副教授認為,陳征教授文章理論梳理與推理過程邏輯嚴密、引證詳實和結構周全。但是就我國當前如何將之具體應用于合憲性審查制度方面頗有疑慮。文章雖然論證了“不足之禁止”原則理論上的成立和可操作性,但就我國憲法規范的切合點及其程度論證展開的不夠,或對必要性的考量掩蓋了其對我國制度環境下可行性的細致分析。并提出文章所述比例原則與不足之禁止原則不可“重合”,可能存在交叉。在公民基本權利既需防御來自國家侵害又需防止第三人侵害時,比例原則與禁止之不足原則是否可同時適用于同一審查。

馮威講師認為,不同的理論建構之間是具有等值性的,在這樣的不同理論建構的基礎上,實際上彼此之間可以有交流可以去證明自己的建構,可能在某些細節上優于對方,這樣的交流是完全允許的?;谷銜淙晃惱錄ο脛っ鞅壤蠐氬蛔闃乖虻牟歡猿菩?,但是在最后去建構不足之禁止的審查標準時,使用了期待可能性原則。此外,在討論審查強度時,也進行了很多細分,這個過程仍然存在規避不對稱性之嫌。

在自由討論環節,共有14位發言人表達了自己的觀點,陳征教授就提出的一些問題進行了回應。

武漢大學法學院黃明濤副教授認為,非常贊同陳征教授拋開比例原則這樣一個框架的限制,但該文章所要解決的基本問題跑偏了。原來想期待聽到的是自由權有沒有可能運用到?;げ蛔闃?,當一個基本權利遭到了另外一個權利的侵害,該權利已經有一個民事法律給他進行充分的?;?,這個時候表達自由就成為弱勢的一方,如何滿足這一權利期待,這篇文章并沒有處理這一問題。此外,一開始說用來處理基本權利之間沖突和關系的問題,是一個典型的沖突。表達自由和名譽權都是很重要的權利,是不分先后的。那么當我們已經有了一個民事立法,有了一個侵權責任法對名譽權進行?;ぶ?,這時再加入一個?;げ蛔闃溝腦?,這兩個?;な侄味技悠鵠闖晌環?。而另外一方表達自由作為基本權利它是一個毫無防守的手段,這個時候其實這個平衡結構是非?;蔚乇淮蚱頻?。所以說有禁止第三人的效力,考慮有效力沒效力,其實只是在談憲法要不要出場,可是憲法出場之后到底該怎么辦,這是需要提供標準的。這篇文章最后談的其實是兩個標準的細化,需要做的是就是這種制度建構。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劉志鑫博士后認為,如何理解國家越過了學校圍墻原本?;ひ邐竦慕縵?,取代了父母對于護送監督留守兒童上學的這些義務,來保障兒童受教育權、生命權?

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于文豪副教授認為,立法不作為如何適用?;せ故羌婀絲凸郾曜?,怎樣能夠進一步明確??;そ怪蛔閽蚰芊褡魑幌鈐虺L卮嬖?,還是繼續作為審查中的一種方法來適用?在適用不足之禁止原則的時候,可能存在沒有明確第三人或第三人不夠具體的一些情形,這種情況下如何援引這個原則進行適用?

蘇州大學王健法學院程雪陽副教授認為,不足之禁止原則作為從德國舶來品,其表達在我們的漢語里面可能比較難以理解和接受,不利于在中國的傳播和接受,需要重新使用別的更容易理解的表達。此外,不足之禁止原則在與比例原則進行競爭過程中,能夠在具體案件的解決中間能體現出優勢的話,那么它在中國的傳播肯定會更有意義的。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楊登杰副教授認為,在德國的理論之下,原來其實更多是從司法和立法之間的角度來考察,假如今天是立法自己的內部審查,這樣的一個理論會不會發生改變?假如牽扯到?;ひ邐竦奈侍?,原來德國針對議會的立法形成空間,把它借鑒過來說我們要尊重國務院的立法形成空間,跟尊重全國人大的立法形成空間有沒有什么不一樣?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張翔教授認為,?;じ趾蕓贍蓯竊諞桓雋⒎ㄐ形諧魷?,或者在權利沖突的情況下,在同一個立法行為中,可能要去考慮這兩個實際上標準,該如何處理?這個理論講的是在分權體制下的合憲性審查之下的一個原理,那么傳統上憲法法院對于立法而言,它是一個消極立法者,它是做邊界控制的,而?;げ蛔憬溝睦礪凼導噬鮮塹扔謚苯詠槿肓?。在這種情況下,其實似乎起到一個更為積極的參與立法的這樣一個角色,這樣一個理論會不會對分權體制會產生一種沖擊?

吉林大學法學院李海平教授認為,在司法關系當中運用不足之禁止原則會不會過度侵害到私人自治,比例原則或者禁止?;げ蛔閽蛩誚氳剿餃斯叵盜煊虻敝?,有沒有一個相對清晰的界限?因為一旦進去以后,雙方的權利沖突,原本是私主體之間的權利沖突,由于公法上的這種不平衡的原則介入,會不會打破司法的平衡關系?

西南政法大學行政法學譚清值講師認為,將期待可能性納入到狹義比例原則該如何展開論述?

遼寧大學法學院王秀哲教授認為,從我國現實情況來看,可能官方的、政治的立法色彩還比較強,目前大家也清楚中國的立法現實。其實立法權是最弱的,那么立法層面不可能像作者期待的那樣,那么最后怎么落到實踐中處理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此外,這個理論如果能從實踐出發,從中國現在最需要控制的比如說行政處罰權去考慮,是不是能更有意義?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朱虎副教授認為,把比例原則和不足禁止原則分開,目的是為了立法形成空間的大小,但是這兩個原則能夠真正區分開來嗎?

東南大學法學院劉練軍教授認為,德國的憲法理論在中國的憲法文本語境下,它到底有多大的適應程度?因為德國的憲法跟中國的憲法不是同一種性質的憲法,德國的憲法強調基本權利義務主體是國家,但是我國憲法同時把個人、社會組織還有國家作為一個基本職能的義務主體,所以不足之禁止原則在我國到底有多大的適用程度?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張翔教授回應劉練軍教授道,憲法在制定的時候,是一個國家與社會還沒有二元分化的社會,經濟體制改革之后,才開始走向二元分化。在這種社會環境變遷的情況下,我們憲法是進行過調整的。正是因為這種二元分化的存在,所以重新有了這種公和私的領域,在這種意義上,他認為第三人效力依然還是有意義的。

重慶大學法學院翟靈敏講師認為,不管是民法學,還是其他部門法,在談到比例原則的部門法適用時候有一些泛化的傾向。當前在部門法討論這樣一個比例原則,在很大程度上和我們民法中的利益衡量,有所混同。實際上我們是可以把這樣一種比例原則打散之后融入到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之中,融入到我們合同法律行為的成立生效要件之中,作為一種獨立原則來加以適用,如此,不足之禁止原則才能在部門法中體現出來。

中國政法大學王蔚副教授認為,公序良俗對私人自治構成了一種民法上個人主義、整體主義在方法論上的一種困惑,而這種困惑恰恰是民法學者可能需要憲法學者對話的一個具體空間。就需要我們從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入憲以后,如何和民法基本原則展開一種價值滲透。目前,禁止之不足對憲法當中的怎么來對立法保留以及行政立法規定保留的外部限制構成了一個困難,現在也不清楚到底國務院行政法規的創制到底是執行性的還是可以自創性的,其效力的范圍、憲法體制應該如何來配置?

四川大學法學院李成副教授認為,在討論不足之禁止的時候陳征教授首先排除了社會權,同時把平等權給一并排除了。如果說提到排除社會權、不討論社會權是因為可能會涉及到財政問題的話,那么在排除平等權的理由上只提了六個字:存在本質區別。這樣的排除理由較為牽強,需要解釋一下在討論不足之禁止的時候把它做為僅僅實現自由權的理由。

陳征教授回應道,文章題目確實是還需要深度思考,在最后結合部門法論述部分的結構也不太合理,這些都是需要進一步完善的。實際上比例原則確實有一種泛化的趨勢,但是在基本權利的問題上適用比例原則是沒有問題的。并堅持認為不足之禁止原則是不會被比例原則所包含,因為不足之禁止原則審查的是立法者選擇的這個目標的實現程度是不是達到了憲法標準?;谷銜?,不足之禁止和比例原則之間沒有對稱性,就是作為惡沒有對稱性,與審查標準是兩回事。期待可能性實際是構成一種雙重?;?,即是一邊要求立法作為,一邊要求立法不作為兩方面加在一起的形式。對表達自由這一方的?;?,其實可以有過度禁止,就是比例原則。這篇論文中只談到了不足之禁止,但實際上立法者還受到比例原則的約束。此外,這個理論是三權分立體制下的理論建構,在中國是代議機關,從合憲性審查主體的角度也是存在尊重立法形成空間問題的。因為尊重立法其實就是尊重立法者的民主合法性,但是中國不管合憲性審查主體最終是怎么確定的,它的合法性一定不比全國人大代表的合法性更強,因此不管在中國還是在西方司法上都有一個尊重立法民主合法性的問題。至于,該原則的實踐性命題不僅僅是?;ひ邐窕蛘咚凳遣蛔闃乖虻奈侍?,整個中國憲法學的一個根本問題就是這個實踐性。

在主持人總結環節,馬嶺教授認為這次會議的主題叫部門法的憲法化,但不要誤認為憲法學的最主要內容就是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只是憲法學中非常多的問題當中的一個。也就是說它只是在說憲法的法律功能,在整個法律體系中憲法的根本法地位,其與部門法之間的關系只是憲法的一個面向。即便是在談論憲法和部門法的關系時,認為民法沒必要寫上根據憲法制定民法這一條款的,因為憲法和所有部門法的關系是不一樣的,其間的距離是不一樣的。

王建學教授認為,陳征教授把論文里面的核心觀點、論證過程以及亮點,當然也包括漏洞都全部展示出來了。評議意見若僅僅只是從題目到結構到文字到形式的評價,是缺乏圍繞該主題與作者的實際性交流對話的。該原則與比例原則的關系也存在一些批評和不同意見,或許通過解釋比例原則完全可以達到禁止之不足的這樣的效果,究竟沒有必要把不足禁止原則單獨建構出來呢?陳征教授論文的主題,對于一般意義上的問題一定是涉及部門法的,而這中間一定會涉及到部門憲法。這兩年他比較關注環境部門憲法,這里面包括環境權的國家?;ひ邐竦任侍?,其實有很多部門法、部門憲法都會涉及到很多關聯性問題,這個方面其實沒有在評議中得到很好的展現。

閉幕式由中國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秘書長、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張翔教授主持。

廈門大學法學院劉玉姿講師代表劉連泰教授做題為“我聽到青禾生長的聲音”的會議總結,指出“青山繚繞疑無路,忽見千帆隱映來”,青年憲法學人正在描繪中國憲法最美的山水。這次青年論壇,搭建了德國法在中國的舞臺,正如馬劍銀教授看到的那樣,“德國法及其理論的色彩過于濃厚”。我們下次能不能考慮引進別派武功?比如綜合格斗?或者柔術?甚至給中國傳統武術一點空間?秦前紅教授說上次論壇是對話式的,這次則是批斗式的;張翔教授說這是憲法在向部門法喊話:呦呦鹿鳴,食野之蘋。這次論壇,讓我們腦力激蕩,極富沖擊力。他祝愿青年論壇,興盛百年。

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屠振宇教授進行了會議總結,指出本次會議的研討實際上就是憲法是什么法做一個重新的思考,我們今天憲法的特點是打碎了所有的這些功能分化,建立起國家和個人的關系。現代社會我們同樣面臨一個新的問題,就是有各種子系統重新在國家和個人之外發揮作用,當然這個時候我們是回到過去呢?還是堅持國家和個人的兩分?政治憲法和社會憲法的關系在第一部分中討論,那么當我們用系統的方法來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憲法這個系統和部門法是獨立的系統嗎?第二、第三個匯報人主要在這個地方討論。第三階段我們兩位晚餐報告人的討論實際上是把它們作為統一的系統,因此可以說這次會議內容是非常豐富的,是我們在研究憲法和部門法的關系方面是不可逾越的一個重要會議,這次會議很成功。

武漢大學法學院伍華軍副教授就承辦第三屆“中國憲法學青年論壇”進行了表態發言。青年論壇這兩屆給我們的感覺非常好,從第一屆的交鋒到第二屆的論戰,那么明年現在已經確定要在武大召開,我們可以在兩個方面進行表態:其一是讓這樣的優良傳統能夠繼續下去,其二是前兩屆論壇都舉辦得非常好,尤其今年西南大學趙謙教授的會務服務真是關懷備至、細致入微,所以今年的論壇給我們明年的承辦帶來了巨大的挑戰。我們將向前兩屆論壇的承辦方學習,爭取讓大家在長江邊上再次感受到我們這個論壇的會議風采延續。

最后,張翔教授代表會議主辦方向承辦方西南大學法學院以及會務聯系人趙謙教授再次表達謝意,并誠摯邀請在座專家學者能夠在明年這個時候到武漢參加第三屆“中國憲法學青年論壇”。

文章來源:中國憲政網
發布時間:2018/12/4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
 
重庆时时彩如何看龙虎 重庆时时彩平台手机app 麻将规则玩法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mg游戏官方网站mg账号中心 双色球开奖大全下载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 二人斗地主抓多少牌 什么是飞艇计划 彩无敌河内快5计划 1分快三彩票计划软件 彩票投注单打印软件 双色球开奖数据查询 上海快三计划软件 福彩 秒速赛车输了几十万 重庆时时彩是否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