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 《憲法解釋程序法》重點立法內容的構想
作者:王旭  

制定《憲法解釋程序法》 是充分履行全國人大常委會相關職能的必然要求,個人以為,這部法律應該有兩個基本定位:(一)對憲法解釋工作的落實。法律應該緊緊圍繞憲法解釋工作展開,既不是對既有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律解釋或決定工作程序的照搬,也區別于憲法修改、憲法監督等其他工作程序,不缺位、不越位。(二)對全國人大常委會職能的落實。嚴格按照《憲法》的規定,在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職能范圍內,結合憲法解釋的特殊性,進行細化和明確。由此,法律應該重點規定如下內容:

(一)工作主體

根據《憲法》第67條對憲法解釋主體的規定,憲法解釋的工作機構應該設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之內,屬于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工作機構,但人員可以考慮一定的獨立性和專職性,循我國行政立法研究小組的先例,可以考慮在工作機構之內設立專門的咨詢委員會。工作機構的決議最終應該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名義發布。

(二)啟動事由(管轄權

法律需要明確哪些情況應該提起憲法解釋,憲法解釋與一般重大事項決定是不同的,需要建立專門的管轄制度。對于法律解釋,《立法法》提出了“法律含義不明確”和“進一步解釋適應社會”兩個標準,但《憲法》、《立法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議事規則》都沒有對憲法解釋的管轄提出明確標準,因此在遵照前述《立法法》的兩個標準并結合憲法解釋的功能,可以提出如下完善標準:(1)憲法條款含義不明確的情況;(2)憲法在具體化的過程中出現重大爭議的情況;(3)社會發展中的新現象亟需明確憲法地位與屬性的情況;(4)緊急狀態或過渡狀態下需要通過解釋維護憲法秩序的情況。

(三)啟動方式

《全國人大常委會議事規則》規定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議決由不同的主體通過提案啟動,因此憲法解釋啟動程序也必須尊重這一根本規則,在此基礎上完善細節:

(1)主動啟動

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主動啟動憲法解釋,具體而言可以由委員長會議、各專門委員會、若干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聯名,提出專門的議案,針對事關改革發展與穩定的重大事項進行主動的憲法解釋,交由工作機構審議后再交常委會全體會議過2/3多數通過。

(2)被動啟動

國務院、中央軍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省級人大常委會也可以根據需要按照特定標準,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憲法解釋請求,這里司法機關的憲法解釋請求應該具有個案性和防御性,以符合司法機關的基本職能,主要解釋個案中涉及權利保障與國家機構權限爭議的事項。同時應該允許司法案件中的當事人對于憲法解釋提出申請,也應該允許審理案件的法院逐級提出解釋申請。由憲法委員會或其他專門委員會審議后列入全國人大常委會全體會議議程或由憲法委員會直接議決通過。

(3)建議啟動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可以向全國人大黨組提出建議啟動憲法解釋;公民比照《立法法》的規定,也可以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進行相關解釋。對于公民的審查建議,應該限定在與公民個人的人身權、財產權等有直接法律上的利害關系并產生了實際影響的情況下,才能提出,以免憲法解釋建議的泛化。對于公民的建議先由專門委員會或憲法委員會提出審議意見是否列入全國人大常委會全體會議或進入憲法委員會議決程序。

(四)審議、通過和公布程序

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由工作機構提出解釋草案,解釋草案應該附有詳細的理由論證,經全國人大常委會全體會議或專門的憲法委員會以2/3多數通過,并向社會公布。憲法解釋案的公布應該制作專門的文號并附有詳細理由說明。

(五)明確憲法解釋與憲法修改的必要界限

憲法解釋要避免構成憲法修改。全國人大常委會在討論草案的時候,經委員長或者委員長會議提出,聯組會議或者全體會議同意,可以暫不付表決,交憲法委員會或其他專門委員會進一步審議,提出報告,甚至可以提交下一年度全國人大審議、表決。

(六)體現協商、參與機制

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的憲法解釋,其草案應該就解釋條款所涉及的內容,尤其是涉及到工作職權、任期制度、會議制度等內容,向有關的國家機關主動征詢意見,對于涉及公民基本權利解釋的內容也在必要的時候應該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對于由其他國家機構提出解釋建議的,也應該規定在涉及其他國家機關職能的部分進行溝通、商談,并盡量取得一致意見,不能取得一致意見的也應該在上報意見時說明這種不一致。

作者簡介:王旭,法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文章來源:中國憲政網
發布時間:2016/12/7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